您的当前位置:中崋紧固件网 > 知识频道 > 国内资讯 > 安康恒口地条钢屡禁不止的背后

国内资讯

安康恒口地条钢屡禁不止的背后



发布时间:2004-10-25 点击次数:1620次
  一套没有任何检验装置的炉具,几个简易的生产模具,一些废旧钢铁原料,经过敞开式浇铸后“地条钢”就在这样一种环境中被炮制出来,再通过一些地下轧钢厂轧制后进入建材市场,成为城乡建筑的“定时炸弹”。安康市汉滨区恒口镇多家企业长期公开大炼“地条钢”,却不能得到应有的治理……
  黑钢厂不在少数

  2004年10月21日下午,安康市汉滨区恒口镇党家营村。
  党家营村村民老李的家就在公路边上,每天出入时都要经过一个大铁门。这个大铁门原是一家福利企业的厂门。每个第一次路过门口的人都会为门内飘散出的异味掩鼻,但如今的老李早连鼻子也不掩了。
  “开始才受不了呢,那么大的黑烟往外冒,一天叮当个没完,味儿难闻死了……”老李一边擦着摩托车上的灰,一边看着那扇铁门说:“这个厂在这里开了三年了,早习惯了……”
  走进大铁门,可以看到院子里有一个简易的工棚,里面两台“吱吱”作响的电炉盛满了生锈的废铁丝、易拉罐;院内的空地上堆放着破旧的自行车、烂锅废铁,甚至还有井盖子,这些是地条钢厂用来炼钢的原料,已经堆成了小山一般高。
  几名衣着脏乱的工人还不停地将锈迹斑斑的废铁皮、粘满油渍的钢筋头塞进电炉,一股黑烟翻腾而上熏得人睁不开眼睛。整个工棚的墙壁已经完全被烟火熏成了黑色。一名在旁边搬运废料的工人呛得连打几个喷嚏。
  院内靠近大门的地方横七竖八地堆放着余热未尽的钢坯,气味扑鼻。这些钢坯从外观看,颜色青而发黑,表面粗糙,外表泛起一个个气泡,用手指轻轻一抠就破。
  正是这些钢坯,将流向城乡钢材市场。
  与厂区一墙之隔的一座二楼民房,就是这个非法地条钢厂的办公区。在这个小院子里停着的一辆小货车上还放着一个新电炉,车库里停着一辆“帕萨特”,车身雪白的颜色和工棚里的漆黑形成鲜明对比。
  老板不在,据一个自称老板娘的中年妇女说,老板去西安了,而她“只管玩”,对厂里的什么事都“不知道”。当记者问到知道不知道生产地条钢是国家明令禁止的行为时,老板娘大声地反问道:“恒口镇上七八家,你们怎么就盯住我们家了……”
  “这个厂子白天黑夜都在干活儿,算算有三年多了,群众意见大也没用。”党家营村一位60多岁的老人说:“在恒口镇这样的钢厂真的很多……”接着,他详细地说出了恒口镇上其他的几家钢厂的具体方位。
  在走访当地群众时,一位出租车司机误认为记者是需要购买地条钢的客户,要带记者去另外几个黑钢厂看一看。
  “那里的规模更大一些,什么样的货都有。”
  在恒口镇安宁医院东边一个杂草丛生的大院里,一个占地四五亩的钢厂被一圈砖墙围了起来,厂大门紧闭。只开着一个供行人进出的小门。透过小门看进去,两个小电炉并排着,院里堆满了废旧烂铁。已成型的地条钢坯在电炉前码成一排。十几名民工不停地忙碌着。出租车司机说:“像这样的钢厂对面还有一家,铁路桥边那一家比这还要大,附近一个厂子正在新建一条生产线,过几天就要开始生产了。”记者在随后的采访中证实了这一说法。
  该厂老板看到记者走进厂子后,目光警惕地审视一番之后,骑上摩托车甩下一句话:“氧气没了,我要去进几瓶,你们等一会儿吧。”
  恒口镇一家地条钢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说:“我们厂是办了各种手续的”,可是记者在办公室一面墙上看到工商执照和税务登记证,却没有生产企业必须办理的生产许可证及其他相关证件。当记者询问地条钢危害和没有生产许可证能否生产时,这位负责人不以为然地说:“大家一直都这样生产。”
  一次性取缔有难度?
  记者在进行调查之后,当即打电话给安康市汉滨区质量技术监督管理局稽查队反映情况,一位工作人员急忙联系质量监督局领导。当记者再次打电话询问时,对方说:“一会儿就过来”。
  一个小时后,记者在安宁医院东边的黑钢厂门口见到了赶来的王副局长和一名工作人员。王局长介绍说:“像这样的黑钢厂恒口镇周围有7家之多,他们以前也处罚过,但执法人员一走,这些钢厂又开工生产。”
  正是巨大的利润促使非法生产者铤而走险。正规钢铁厂生产钢材,有着严格的质量标准,成本偏高,而地条钢生产厂用废旧钢铁为原料,没有任何产品控制设备与措施,用的是农村剩余劳动力,成本低廉。
  王局长介绍:恒口镇这些地条钢厂有些是福利企业,有的厂还是乡镇企业办招商引资企业,有各种各样的背景和关系,打击处罚难度很大。今年国家刚刚下发了坚决取缔地条钢的通知,要求各地对地条钢企业实行断水断电、捣毁设备、查封产品等四项彻底措施,但由于要实施这些措施必须要区政府协调水、电、工商、公安等部门联合执法。质检部门就此事已经多次向区政府作了书面提议,但一直没有回音,要彻底取缔这些地条钢厂仅靠质检一个部门是很难实现的。
  同时,王局长介绍说,区财政收入很困难,这些钢厂如果取缔会减少财政收入,有的厂刚投入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一下子取缔比?困难。
  在利益的驱使下,地条钢厂常选址于农村逃避政府部门的清查。而可悲的是部分地方领导的思想严重“错位”,看不到地条钢对人民生命财产的危害,盯着的只是本地小团体的眼前利益,对地条钢非法生产厂睁只眼闭只眼,有的甚至还“热烈欢迎”。他们的想法是,招商引资搞个企业不容易,地条钢企业一来,正好可以增加利税、促进就业、增加用电,不少地条钢生产企业租用特困企业的厂房和水电设施。
  王局长表示:质检部门能做的只是再一次对黑钢厂进行查封。断水断电,捣毁设备则需要区政府协调。
  22日上午,记者来到汉滨区政府办公室就此问题说明来意,一位工作人员说:“主管工业的副区长不在,具体情况我不清楚,你们到经贸局去了解。”而到了汉滨区经贸局,一位工作人员则说:“领导出去了,我们也不清楚……”至于领导回来的时间,该工作人员说:“可能2个月,可能3个月,也可能下午就回来了……”
  截至记者离开安康,也没有得到黑钢厂被捣毁的消息,地条钢还要生产多久?我们拭目以待。

相关链接

最近更新

紧固件分类

螺栓 螺钉 螺母
铆钉
垫圈 挡圈 膨胀
建筑配件 工矿铁路 索具
异型件 螺丝  

紧固件供货